2017年11月22日
[本篇访问: 18675]
关露的传奇人生

她是和张爱玲齐名的才女,电影《十字街头》中那首脍炙人口的“春天里来百花香,郎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,和暖的太阳在天空照,照到了我的破衣裳……”就来自于她的手笔;她是女特工,深入虎穴,成功策反76号特务头子李士群;“文革”期间,她是汉奸,在监狱两进两出,几近精神崩溃。在热播的电影《风声》里,她是顾晓梦,作家麦家说,她也许就是那个老鬼……

她就是我国著名的红色间谍、国立中央大学(澳门金沙开户前身)老校友关露。

关露

我的命运我做主

关露原名胡寿楣,又名胡楣,1907年7月14日出生于山西省右玉县,籍贯是河北省宣化人,关露是她在左翼文学中的笔名,妹妹胡寿华为了纪念母亲而改名为胡绣枫。

两个姐妹花,都没有遵循家谱中设定的“寿”字辈,她们自己主宰了自己的命运,在轰轰烈烈的抗日斗争中,她们各自有着各自的精彩。

关露的母亲徐绣凤,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,她独自负担起两个女儿的生活和教育。关露和妹妹在母亲的教育下,阅读了大量的古典文学,看了很多的进步小说,为她以后从事文学创作,打下了坚厚的基础。后来,这位母亲做了当时的大学问家张百熙家里的教师,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家教。假如这位母亲能够一直陪着两个女儿读完大学嫁人生子,那么关露和妹妹的一生,可能会走得顺畅一些。可惜好景不长,这位母亲竟然病逝。那一年,关露才十五岁,她不得不和妹妹相依为命。

由于父亲早逝,她们的二姨收留了姐妹俩,关露一天天长大了,她脸庞圆润,身材适中,皮肤白皙,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好姑娘。二姨很想让关露嫁一个好人家,以后也就省去了自己的心病。在熟人的介绍下,一位银行经理被介绍给了关露。可是,关露不愿意去相亲,她很想继续求学,母亲的一些上学求进步的思想已经潜移默化影响了她。关露逃婚了,带着妹妹去了上海读书。所幸她们遇到了进步人士刘道衡,同样有过抗拒家庭经历的他对于关露的遭遇很是同情,毫无条件地担任起关露和妹妹的日常生活,还送关露去了学校读书。

可以说,刘道衡是让关露姐妹一生发生转机的一个人,在他的影响下,关露姐妹走上了共产主义道路。在刘的资助下,关露姐妹读完了法学院。后来,关露通过刻苦努力进入国立中央大学中文系学习,后转入哲学系。在校期间,她发表了大量的诗歌,才华初露。与此同时,五四运动的进步思想在关露的心中埋下种子。

诗人,还是特工?

关露,还是老鬼?

关露是才女,是诗人,她写了大量的进步诗歌,出过诗集《太平洋的歌声》,诗句里带着火样的热情,她还写过长篇小说《仲夏梦之夜》、《新旧时代》,本来她是一个写字的文人,依靠写文也能过上小康的生活,可是,她却成为了一名特工。

当时,由于日本人的入侵,活跃在上海的基本上有三股间谍势力。一股是日本人的势力;一股是国民党的势力,由军统和中统组成;另一股就是共产党的秘密组织,其中的潘汉年系统是很重要的特工组织;另外,汪精卫手下的极司基斯菲尔路76号也很庞大,主管76号的,就是李士群和丁默邨。李士群早年参加过革命,后来被捕,转变成国民党的走狗,后又叛逃国民党,成为了76号的头头。他既镇压国民党,也镇压共产党,但是对国民党的军统仇恨最深。所以,共产党打算利用这一点,策反李士群。

这个任务是艰巨的,谁都知道76号就是魔窟,假如不能成功策反,那么自己就有可能被对方暗杀,而且由于特务组织的酷刑非常多,这项工作简直是虎穴取崽。关露在左联期间,就认识了女作家丁玲。她早就听说,丁玲曾被国民党囚禁,后成功逃离。关露对丁玲那一段经历非常钦佩,她觉得既然做革命工作,就不怕深入虎穴。

多年之后,关露的妹妹还捧着关露的遗照哭着说:“姐姐受了这么多苦,都是因为我,本来组织是要我去76号的,结果姐姐代替我去了。”原来,关露的妹妹胡绣枫曾经和李士群有一段交情。当年,李士群被国民党抓捕,他的老婆怀孕,找到了胡绣枫,胡绣枫安置了李士群的老婆,这事过后,李士群一直对胡绣枫有感激之心。当时上海的各个党派之间的斗争错综复杂,很多进步人士被捕被抓,共产党需要有一个可靠的人,安置在汪伪政府的身边,借以传送情报,打击汪伪的特务组织。胡绣枫当时有任务在身,最后组织决定派关露去李士群身边卧底,可以说这是一步险棋。

关露认为,爱国不能只体现在口头上,还应该体现在行动上,她答应了去76号,这个决定,让她的一生都背上了悲剧色彩。

关露在李士群身边利用自己的机智,成功策反这个头号杀手。后来,在李士群的配合下,她给党发出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,让党受的损失达到最低。

为了革命需要,当时她和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很要好,她为了不引起李的怀疑,经常和叶一起去逛街或游玩。可是,也正是因为这些举动,她被以前的娘家人“左联”所唾弃,还有一次,她在街上遇见了许广平,她很想和许广平说话,可是担心自己的特务身份给别人带来麻烦,最后,也没有联系。她的内心是痛苦的,她并不想扮演这个角色,她希望回到革命根据地。但是,当她对组织提出要求的时候,组织认为时机还不成熟,要求她继续在敌方工作。

由于特务内部的斗争,李士群被日本人暗杀后,关露又去了日本控制下的《女声》做编辑。主编伊藤俊子是日本的左翼进步人士,关露的任务就是通过伊藤俊子,和日本左翼的共产党拉上关系。虽然不是很情愿,关露还是受命。做编辑期间,她并不愿意登载一些大东亚共荣的内容,相反,她还登载了很多革命者的文章,发掘了很多进步文人,在读者信箱栏目里,她关心妇女的解放,鼓励妇女走出家庭,依靠打工来自强自立。

关露这段时间的工作,是颇有成效的,可是1943年的“大东亚文学者代表大会”却毁了她。本来关露不想去的,可是组织希望她去,去日本接近日本的共产党分子,借以探听日本左翼的动静。关露去了,她的照片也被登载了报纸上,很多人唾骂她是个汉奸,在左联作家那里,关露的名声,已经臭不可闻。

终于盼来了日本投降,关露得以回到了解放区。当关露重新拿起笔,写自己未写完的小说《新旧时代》三部曲时,却被告之,不能用关露的名字了。

昭雪以后关露被称为“红色间谍”,以她为原型的相关书籍和影视作品也屡有问世,其中就有电影《风声》。关露不是天姿国色,容貌只是中上之姿,她的美,在她的风度气质,在她的一颗朴实无华的心灵。

(资料来源:新华网、人民网)

原标题:她是乱世才女 也是红色间谍——中央大学老校友关露的传奇人生

(原载:《澳门金沙开户报》第1161期2015年10月30日)

分享到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