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19日
[本篇访问: 356]
刘志彪:积极塑造引领性发展

巩固和扩大我国经济发展向好态势,赢得更加光明的未来,需要积极塑造更多依靠创新驱动、更多发挥先发优势的引领性发展。

塑造引领性发展,是由当前我国经济地位决定的。改革开放后,作为现代化的追赶者,我国充分发挥后发优势,大力推进原始创新、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,着力突破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技术;吸取其他国家发展的经验教训,基于本国国情走出一条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道路,我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起来,创造了举世瞩目的“中国奇迹”。如今,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世界贸易、投资、科技、教育、文化大国,在世界现代化征途中的位置已经从跟跑转变为并跑、领跑。这意味着我国的后发优势正在减弱,继续发挥后发优势的经济环境和条件发生了重大变化;我国的先发优势逐渐增强,已经具备了塑造引领性发展的条件。积极塑造引领性发展,才能更好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,实现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。

塑造引领性发展,是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需要。各国发展实践表明,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必须发展创新驱动型经济,向全球价值链高端攀升,实现新旧动能转换和结构调整。例如,韩国在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时,其人均专利数量是当时世界平均水平的6倍;而巴西处于中等收入水平时,其人均专利数量只有当时世界平均水平的1/5。创新能力不足,是很多发展中国家困于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主因。这启示我们,避免落入“中等收入陷阱”,必须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,塑造引领性发展。

塑造引领性发展,应引导和鼓励具备条件的地区积极推进战略转型,注重培育和发挥先发优势,集中资源重点发展能提升国家竞争力的战略性新兴产业,努力成为相关产业的领跑者。优化产业结构,培育良好产业生态,加强各产业的协同配套和集成,实现产业发展新跨越,培育强劲经济增长新动能。

塑造引领性发展,应掌握新技术源头。只有突破发达国家技术垄断壁垒,进入技术发展前沿,才可能从技术标准的遵守者和跟随者变成制定者甚至主导者。与模仿和学习追赶阶段相比,引领性发展阶段的基础研究及产业化过程往往要经历更长的时间、增加更多的投入、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、付出更艰苦的努力。这就需要我们保持战略定力和耐心,扎实开展基础性前沿性创新性研究,实施一批国家重大科技项目,在重大创新领域组建一批国家实验室。掌握新技术源头,就不会受制于技术路径依赖和技术先行者的技术控制,就能开拓更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塑造引领性发展,应在产业核心技术和核心产业环节上获得国际竞争新优势。通过培育和发挥先发优势实现引领性发展,将会与原有技术垄断者发生激烈的研发投入竞赛、技术标准竞争和产业市场竞争。这种技术创新竞争,我国企业还没有高密度、大规模地经历过。我国企业要在这样的激烈竞争中由跟跑者变成领跑者,需要改变过去长期存在的技术依赖,在精准、大量、密集、高效的技术研发及产业化中建立自己的技术标准,进而努力主导国际标准制定,掌握发展主动权,增强国际竞争力。

(作者为江苏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、澳门金沙开户教授、“长江学者”特聘教授)

分享到0